<dl id="ihtne"><form id="ihtne"></form></dl><code id="ihtne"></code>
  • 
    

  • <code id="ihtne"><ol id="ihtne"><big id="ihtne"></big></ol></code>
      <output id="ihtne"></output><meter id="ihtne"><ol id="ihtne"><td id="ihtne"></td></ol></meter>
      論壇廣播臺
      廣播臺右側結束
      貸款裝修

      主題: “天下誰人不通共”—-笑侃中共地下黨情報史 ZT

      • 閑聊
      樓主回復
      • 閱讀:230
      • 回復:1
      • 發表于:2019/5/21 21:48:07
      1. 樓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該作者
      馬上注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松玩轉凌源社區。

      立即注冊。已有帳號?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

      “天下誰人不通共”—-笑侃中共地下黨情報史

       文藝  2年前 (2016-12-20)  23,942  激流網  0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天下無諜1.0版


      把原來的帖子整理了一下,再加上一些別的網站轉帖之后的跟帖爆料。1921年之后中國情報史。基本上就是共產黨、前共產黨、潛在共產黨同情者之間的明爭暗斗。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潛伏》劇照

      共軍就不說了,軍統那里被共黨滲透的一塌糊涂,中統那里頗有一批得力的人是前共產黨,能力最強的張沖成了中共同情者,要不是死得早,可能就被周公給招入麾下了(張沖托孤周公,其子女都是中共)。

      蔣介石到了臺灣,帶頭撲滅共產黨在臺地下力量的,還是兩個共黨叛徒,一個是蔡孝乾,一個是抓住蔡孝乾的谷正文。汪精衛那里,特務頭子周佛海是中共創始人,黨齡比共黨特務頭子周公還長,而且沒去蘇聯進修過,純土產。手下幾員大將丁默邨、李世群、胡均鶴都是共黨叛徒,胡均鶴還是趙尚志的親妹夫。

      汪精衛那里,身邊的秘書有中共,76號的顧問有中共,軍法處有中共,梅機關有中共,巖井公館里的中共臥底更是著名的五重間諜袁殊。范紀曼在中央大學教書, 是汪偽高官家中座上客,同時兼職軍統和中共的間諜,為啥軍統這么信任他?因為129運動的時候他已經是軍統北平站的代站長了。范紀曼很牛,他后來堅持不重新入 黨,一直僵持到1984年,終于承認他黨籍從1926年開始計算。另一個和他一樣倔的老頭是金日成的歷史老師,老爺子一直堅持到去世前一個月,中共才承認 了他的黨齡從20年代開始算。啊……還有軍統在汪偽那里的臥底,南京站站長抗戰后投了中共,后成為烈士上海那邊中共掌握著不止一部電臺。

      汪精衛身邊,陳公博的親信李時雨執掌軍法處,是華北許建國線上的范紀曼,是潘漢年線上的,同時也在共產國際有事情做,軍統那邊他有關系,夠義氣的陳恭?被抓了以后都沒供出這個老同事,他可不知道這個老同事是老牌共產黨。李時雨也是,他曾經給李大釗扶靈。這兩個互不知情不同線上的臥底,因為臭味相投,合作辦了一家赤色刊物,被兩條線上的上級分別嚴厲批評。

      還有,劉人壽在周佛海那里,周佛海幫他掩護日本人,然后他發報給軍統,順便共軍這邊也接收一下。到了解放戰爭,胡宗南那里的情報,辦公桌上的那份有熊向暉,電臺那里有呂出,聯勤西北總站有一份可以呼應的,沈安娜可以記錄下總裁批示,劉斐那里有存檔,郭汝瑰留個副本,重慶行轅再有人轉發的時候抄一點。

      吳化文和她媽分頭出去算命,這消息都能被共軍截獲。可憐的吳化文,小舅子是共諜,兒子和副官通共。四個老婆里面,軍統的毛人鳳和共匪潘漢年線上的各有一個。共匪的這個從相貌到談吐再到氣質最后加上在家里的地位,統統甩軍統特務好幾條街。比主業干情報比不過共匪,比副業做女人的能力也輸的一塌糊涂。天不容黨國也。

      剿總司令傅作義的閨女、總統秘書陳布雷的閨女,偽滿洲國的總理張景惠的兒子,大漢奸周佛海的兒子等等統統都是共黨。

      張景惠不知道兒子是中共,兒子跟著他在蘇聯蹲了好多年監獄都沒暴露身份。他有一大堆老婆和閨女,還有個不成器的大兒子和不受寵的小兒子,就這么個愛如珍寶的金疙瘩還投了中共。

      陳布雷裝不知道自己女兒是中共

      傅作義知道自己女兒是中共

      周佛海知道自己兒子通共,別的漢奸也知道,包括日本人也知道,但是沒一個人敢動,因為周佛海這個實權人物就這么一個寶貝嘎達兒子(另一個和他斷絕關系了,在重慶)

      張克俠的弟弟張樹棣被佐爾格的助手方文盯上了,打算把他派到他哥哥身邊去臥底,伺機策反其兄長。要不是佐爾格相中了張樹棣的能力要他去蘇聯進修,就會出現弟弟策反了哥哥十幾年,最后發現兄弟兩人地下黨齡差不多長的故事了。

      張克俠何基灃二人一同起義,起義前很長時間兩人互相提防,最后發現居然是自己人。何基灃以為自己潛伏時間就很長了,沒想到張克俠比他還長。

      郭汝瑰和劉斐兩人互相指認對方是共諜,問題是兩人都是共諜。

      萊蕪戰役總結會,三個共諜韓練成、郭汝瑰和劉斐互相推卸責任,最后是聯合白崇禧把黑鍋盡量往別人頭上推,最后這黑鍋落到陳誠那里了。

      李玉堂1950年被蔣介石槍決,60年代蔣介石要給他平反,80年代大陸給他定為烈士,2004年陳水扁在臺北給他的共諜身份平反。

      這叫什么事兒啊!

      南京軍話總站,十幾個人,除了泡病號的一把手,剩下的基本都是共諜。來了兩個新人,半年不到就宣誓入黨去了。因為老是沒有一把手,從外面調來兩個領導:一個是從大革命時期就開始潛入地下的老資格地下黨,另一個覺得這地方不太對勁,呆了一段時間也去泡病號去了。

      傅作義偷襲西柏坡

      1、傅作義的女兒傅冬菊系統,得到傅作義已經下達了這個命令。傅冬菊系統在35軍被殲滅后不久就成功策反傅作義的近身衛隊。那時的傅作義,連手槍都是沒子彈的。

      2、北平鐵路局系統,執行此次任務的國民黨軍部隊和所需補給大部分是通過鐵路集結運輸的,而北平鐵路局調度室的十幾個人中只有一個不是中共系統的,再加上另外一些鐵路員工的協助,國民黨軍集結部隊的大致番號、人數裝備和到達日期就搞清楚了。

      3、北平聯勤總部的一個早已是中共黨員的少校參謀,由于聯勤總部負責對參與此次任務的部隊的補給,此公為了工作不辭辛勞,在不到一個星期的時間里跑遍了預定參戰部隊團一級以上的單位,掌握了所有部隊的人數裝備和補給情況,詳細上報。鑒于他的出色工作,此公在國共雙方的上級都加以表揚。

      4、傅作義司令部里面有個刻蠟板的人叫甘霖,凡是不發電報的文件都由他刻印下發。他刻完偷襲石家莊的命令后,就搭車到徐水縣政府,直接打電話到華北軍區,接電話的是作戰部長唐永健。然后他改名換姓去了天津。解放后,甘霖曾任國際關系學院院長。

      5、北平《益世報》(胡注:《益世報》是天津與《大公報》比肩齊名的報紙)采訪部主任劉時平從鄂友三那里聽說到這個消息,然后和《平明日報》(胡注:《平明日報》是傅作義的喉舌)采編部主任李炳泉共同向崔月犁(胡注:他是北平地下黨學工委秘書長,他也是經常見得到傅冬菊的)報告。崔月犁冒險通過地下電臺向華北局敵工部部長劉仁報告。保密局北平站學運組組長是中共,華北督察組保定潛伏組組長是中共,傅作義的秘書還是中共,他還偷什么襲啊。。。

      某特務向他的上級坦白,曰自己是共黨臥底,當天就被鋤奸,因為他的上司也是共黨臥底。

      可以寫個小片段。

      A:老大,我是共黨臥底,我坦白。這是我的槍。

      B:你有人知道事嗎?

      A:沒了。

      B:你先回去,和誰也別說。

      (A轉身,槍響 ,B走了過來)

      B:其實我也是共黨臥底。在那邊我還是你的上司。

      臺灣那邊,有金門被俘的共軍團政委陳利華,也有游泳去香港投奔國軍的,另外澳門站站長叫程一鳴。這三位都是深海,只有程一鳴安全歸隊,另兩位都是烈士。

      國軍起義飛行員打算炸蔣介石以為投名狀,不料轟炸裝置卻被另一伙地下黨給破壞了。(共諜冗員太多,嚴重影響工作進度)

      蔣介石的侍從室里都是精挑細選的親信,里面卻有段家兄弟臥底。老大是侍從室少將,在蔣介石身邊老二在上海管港口,蔣介石的撤退臺灣他有份布置。哥哥段伯宇是周恩來線上的人,弟弟段仲宇是上海局張執一線上的人,段仲宇的入黨介紹人就是段伯宇。

      傅作義的秘書閻又文,要不是知情人遇到他兒子,他的共諜身份就永遠隱蔽下去了。他寫的罵共產黨的文章是延安仔細審閱過的,毛主席指示:要罵得狠一點。白崇禧的秘書,衛立煌的秘書,李宗仁的參議,都是共產黨。宋美齡的親信閻寶航,是共產黨的戰略情報員。

      侍從室還有一個共諜,蔣介石寵兒中的寵兒,張默堅,協助程潛、陳明仁起義。他是宋美齡的舞伴,現在還是舞蹈裁判。以他在蔣介石身邊的位置,一根筷子就能滅了蔣介石

      宋美齡的親信閻寶航同時還是共產國際的情報員。中國的共產國際情報員最牛的的是張文秋了,不是說她的情報能力最牛,而是她和前后兩任丈夫生了三個女兒,前兩個嫁給了毛主席的長子和次子,還好毛主席只有兩個兒子。

      張文秋的上級是佐爾格。佐爾格在中國最得力的助手是方文,方文是史沫特萊推薦給佐爾格的。佐爾格在日本最牛的情報員尾崎秀實也是史沫特萊推薦的,麥克阿瑟一占領東京就滿世界抓史沫特萊,結果把佐爾格的情婦石井花子給抓了,因為佐爾格給她取了個英文名字艾格尼絲。

      佐爾格的另一個日本情報員是畫家宮城與德。宮城是美籍日本人。日本特高非常恨他,他是日本人,很多日本的東西他都熟悉他是美國人,沒和美國人撕破臉還不好動他。

      佐爾格在中國最優秀的助手方文曾經干過情報翻譯工作,把中文翻譯成英文。可憐堂堂燕京大學的畢業生,被人批評英文太差。燕京是美國教會學校,那兒的學生畢業后英語剛剛的。沒辦法,給他審稿的是史沫特萊,一個懂中文、德文、俄文的美國作家和他一塊翻譯的是中國著名翻譯家董秋斯,他后來翻譯了《大衛科波菲爾》和《戰爭與和平》。幸虧他沒有把英文情報翻譯成中文的任務,否則審稿的將是魯迅和茅盾,像什么潘漢年、馮雪峰、袁殊、關露(這四位匪特)之類的文學小青年只能打下手。就算他過了這些人的關,還可能有個寫過什么《再別康橋》的風流浪子認為他的文字不優美。是徐志摩把魯迅和茅盾介紹給了史沫特萊的。沒有痕跡表明魯迅曾經入黨,只是魯迅曾經為了毛主席等人長征到了陜北激動不已,給中共中央發了封賀電。這封賀電花了兩個多月的時間,從上海到巴黎再到莫斯科,再到陜北,轉了半個地球而已。而且魯迅去世前就已經知道這封電報延安收到了。

      茅盾是老資格黨員,最后結論是黨齡從1921年算起,算當年共產主義小組成員之一。他弟弟更厲害,紅四領導人之一,要是活下來而且不犯錯誤,大將保底。

      沒法比茅盾黨齡的黨齡更長了。

      到了這里就多加幾句,作家夏衍解放后的級別是兵團級,要是參加55年授銜的話,中將打底。上將也就一個搞情報的李克農。

      另外一個大學者陳翰笙,佐爾格小組外圍成員,TMD諜王周圍都是啥人啊。陳翰笙在三十年代初就得出結論:中國農民不僅受地主的盤剝,還受外國資本的壓榨,也受本地官僚買辦的壓榨。除了造反,沒有出路。

      佐爾格在上海暴露,陳翰笙都還能繼續干他的工作不受影響。1944年蔣介石根據日本情報在昆明抓他,他卻施施然上了一架神秘的飛機去了印度,英國人在那里請他做情報分析。抗戰勝利去美國當教授,解放后回國。總理擬請出任外交部副部長,被婉拒,愿意繼續做研究,在北大也帶學生。

      看到這里的,說不定就有他的徒子徒孫,當然是搞經濟的。

      U2飛到大陸上空,地面上就有老爸呼叫駕駛員要他下來起義

      1945年春,國民黨在滿洲地區(東北)的地下工作最高負責人羅大愚在工作上強調要實行正規化。統一印制了《黨員登記表》,要求每個黨員都要詳細填寫個人、家庭及社會關系等情況,什么職業,姓名,住址清清楚楚,然后將登記表交羅大愚保存。結果在1945年5月23日日寇逮捕了羅大愚,從羅大愚處搜出了由他保管的《黨員登記表》,按照登記表抓人,被捕者約有200多人,國民黨在東北的地下抗日組織幾乎被一網打盡。

      無能的羅大愚,策劃個通化暴亂都辦不成,讓別的國民黨給擠到一邊涼快去了。其實沒有悲劇到徹底,國軍在那里有兩條線,另一條隱蔽的線羅大愚自己也不清楚。杯具到徹底的是,那條線上的頭解放戰爭時候帶著徒子徒孫起義投共了共軍兵臨沈陽城下,羅大愚自己也投共了。

      許錫纘的爸爸是黨國元老,叔叔曾經是老蔣上司。抗戰期間被黨國送到美國學航空,然后回來臥底國防部第二廳,其實他1936年上海交大畢業后就入黨了,算起來是錢學森的學弟。

      送去美國學習的共黨可不是這么幾個,錢學森身邊就有,還有人參與了曼哈頓工程,這都是回來了的。

      鄭連魁,國民黨中統淮陰地區調查統計室主任。就是那個下屬向他坦白然后被干掉的那個,負責給地下黨傳信的是他女兒。

      鄭連魁是被俘后逆用,其實他早就心在中共這邊了,1932年中共在他家鄉那里起義,一天時間就失敗了,失敗后把槍藏在了他家里。

      顧伯衡,國民黨“徐州剿總”警衛二團副團長。他想殺劉若英的爺爺(劉峙)為投名狀,但是被制止了,共匪說這么豬頭的一把手可不好找。

      秦漢的老爸孫元良沒聽說通共,沒辦法,此人腳力可比戴宗,無論是日寇還是共匪都追之不及。這人還有一個本事,就是活得長。等別人都死光光了,他就開始說了,反正死人不會出來罵他胡說。

      軍統南京站長周鎬,因為共諜嫌疑幾次被毛人鳳抓取審訊,每次都能過關,第二次還設計把告密的給殺了。到底是站長,比余則成主任對付李涯處長手段強多了。惜乎栽在孫良誠這個老賊手里。

      徐州剿總下屬的一個汽車隊,被中共地下黨暗中控制,長年有三分之二的汽車為中共跑運輸,三分之一為國民黨跑,就這樣,還經常受嘉獎,無他,中共沒有控制的車隊連跑都沒法跑,好的汽車全在走私,而汽車零件全被盜賣了。

      曾昭科,明面上的身份是前皇家香港警務處助理警司,實際上1961年暴露前長期在香港擔任英對華間諜和反間諜工作,從他的履歷上你看不到那一點上他和中共有交集,幼年來香港,在日本讀書,回香港工作。

      據傳港人眼中的四大探長中藍剛是他的線,另外幾位是國民黨的線。還有個人也被認為是他線上的,叫曾云,曾云有個兒子是現任特首曾蔭權。現在這四位腐敗分子都快死完了,曾昭科還在廣東頤養天年。

      別以為廉政公署多牛,廉政公署開門的代價是1977年1月1日之前的罪過既往不咎。

      香港如此杯具,澳門呢?軍統澳門站站長是中共臥底,據說因為當年工作權衡不好,被總理批評了。
        
      • 閑聊
      樓主回復
      • 發表于:2019/5/22 18:40:32
      1. 沙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該作者
      可惜了一篇好文章,不讓發全
      守望故土,志在四方。丈夫蓄志,女兒英儻。陌刀為節,玄甲為裳。馬蹄踏處,即為大唐!
        
      二維碼

      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

      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
      加入簽名
      Ctrl + Enter 快速發布
      婷婷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