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ihtne"><form id="ihtne"></form></dl><code id="ihtne"></code>
  • 
    

  • <code id="ihtne"><ol id="ihtne"><big id="ihtne"></big></ol></code>
      <output id="ihtne"></output><meter id="ihtne"><ol id="ihtne"><td id="ihtne"></td></ol></meter>
      論壇廣播臺
      廣播臺右側結束
      貸款裝修

      主題: 中國人在此 ZT

      • 閑聊
      樓主回復
      • 閱讀:306
      • 回復:1
      • 發表于:2019/5/18 21:31:14
      1. 樓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該作者
      馬上注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松玩轉凌源社區。

      立即注冊。已有帳號?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

      中國人在此 - 原作者 :黃河故人
      上甘嶺上的英雄,是個中國人就知道幾個。我們今天呢,就 聊聊幾個不太知道的。黃繼光都知道,肖登良知道么?黃繼光犧牲的時候,肖登良就在他身邊,他目睹了黃繼光撲向槍眼的那一幕。肖登良、黃繼光、吳三羊這三位 勇士是通信員,肖登良能活下來可以認為是一個奇跡。要知道當外面炮火連天大家都在坑道里面隱蔽的時候,為了保持通訊聯絡,通信員是要在炮火下運動的。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作示范者為肖登良)
        肖登良曾經去搶水,上甘嶺戰役中在美國人的炮火密度下,到大家都知道的水源去打水,可以想象一下這是一條什么樣的路,兄弟連的地獄公路應該要相形見 絀了。肖登良打了兩桶水,即將進入我軍陣地的時候,美國人對他一個人進行了猛烈地炮擊。炮停了,他抬頭一看,在自己的右手水桶里,竟然有一發沒爆炸的炮 彈。
        肖登良還摸過美國兵的舌頭。抓舌頭就不能用槍,還要保證舌頭是活的,還不能驚動敵人,現在我們看對越反擊戰中的抓舌頭錄像,都是好多大 漢對一個瘦小的越南兵,在叢林里埋伏好了,然后等<。)#)))≦上鉤。當時沒這條件,美國人那體格也不是越南人可以比擬的。美國兵在七八米高山崖 上面,當然山崖也不是直上直下。兩個助手在下面埋伏,肖登良自己從哨兵背后摸上去,然后一手按脖子,一手捂嘴,一塊就從山崖上滾下來,趁著美國兵摔個七葷 八素,捆了抬走。
        上甘嶺第一天的時候,也就是10月14日這天,肖登良去我方剛占領的陣地送信。進了交通壕,這時有個沒來得及撤下去的美國 軍官發現了他,抬起手槍就沖著他開槍了。一發子彈打中了他的胳膊,其余子彈打空了,這時候美國軍官才發現,子彈打光了,敵人還在戰斗;來不及換子彈了,他 掄起手槍當板磚,對著肖登良就扔過去了,糟糕,沒打準,武器都沒了,敵人還在戰斗。這瞬間肖登良也沒閑著,抽出駁殼槍頂上火就對準了美國軍官,我射……, 怎么沒響??%¥#,原來是卡殼了,于是我沖……肖登良知道自己槍出問題了,美國人呢可不知道。一看這位端著槍對著自己就過來了,還不開槍,那顯然是要抓 活的了,看來命保住了,立刻舉手投降。就這么抓一俘虜。
        話說回來,這個美國軍官夠幸運的,當時的近戰和肉搏戰中,頗有嚇破了膽的聯合國軍舉 手投降,手還沒舉利索就被干掉的回憶。紀律,面對面的戰場上,生死不過瞬間的時候,誰Y還顧得上這個,他是不是真投降還不能界定呢。死生之際的戰士哪里想 得到死掉的敵人才是好敵人,他們心里只有敵人不死,自己人就要死這么簡單的一個道理。
        ((不好意思,拉肖老英雄當一次龍套,主角出場。))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這天是1952年10月25日,抗美援朝兩周年的日子。這天,也是上甘嶺的一個時間段分割點。
             頭一天晚上,秦基偉把自己軍部的警衛連96人由連長、指導員帶領,派往597.9高地一號坑道,指導員王虜是秦基偉太行山時期的警衛員,跟隨秦基偉長達五六年,多次在戰場上冒死掩護過秦基偉,在通過上甘嶺山腳下的炮火封鎖區時,遭受到巨大傷亡,只有24人到達一號坑道,犧牲的人中就包括王虜。十五軍自成立以來,大小數百戰,還從沒用上軍警衛連,初次上陣損失就這么慘重,直到戰役結束秦基偉還痛心不已。
             美國人也不輕松,這一天飯佛理特也到了第九軍軍部,把美七師撤了下去,南朝鮮二師接替了美國人的主攻任務。

          應該說這時候的美國人的狀態時比較好的,秦基偉這邊已經把軍部的警衛連送了上去,可以說兵力已經近乎到了極限。聯合國軍則是生力軍剛剛投入戰場,一鼓作氣之下,勝負往那邊傾斜,不必多說了。奇怪的是在之后的這幾天,雙方進行的是坑道爭奪戰,而韓軍這邊,并沒能投入足夠多的力量去徹底解決坑道,反倒是十五軍這邊緩過了一口氣來。
             當天,崔建功在指揮所看到,對方黑壓壓一片一片人頭就在炮火掩護下過來了。突然之間,對方的第二梯隊一片大亂,戰斗突然在敵人的背后打響。崔師長邊夸戰士打得好,邊問這是誰打的,居然沒人知道。
             與此同時,597.9高地上看得更清楚。有一支奇兵,占據了美國人留下的一座非常堅固的堡壘,冷不防在敵人內部打響。猝不及防、距離又近,敵人第二梯隊死傷慘重,后路被抄、援兵不繼,前面的進攻立刻失去了后勁。
             可以這么比喻,聯合國軍張開了大口,準備把前面的志愿軍陣地一口吞下,卻不料喉嚨里突然卡進了一根刺。不光不能咽下前面的肥肉,張開的大口合上也很困難,只能張著嘴等著別人一點點敲自己的牙齒,拔自己的舌頭。而且共軍不僅發現了這根意外的刺,還不停地給這根刺幫忙活動一下,可憐的韓國人。
             如果不好理解,想一下黃繼光,如果黃繼光堵住槍眼后,后續部隊沒能立刻沖上來,那黃繼光的犧牲就沒有了意義。
             從597.9高地上,可以看到一小時后對方糾集了一個連對這個堡壘發動進攻,力圖一舉拿下。硝煙中,三個戰士從堡壘中悄悄潛出,兩個人繞道敵后,一個人埋伏在堡壘前面的炮彈坑里。就在敵人以為志愿軍將堅守堡壘的時候,還沒接近就被手雷給炸了個暈頭轉向。敵人派出一個班,慢慢摸到堡壘邊上偵察,發現沒什么動靜,認為我軍都已犧牲,遂大喜過望,一連人直起腰來,大搖大擺走向堡壘。不料瞬間三名志愿軍戰士呈三角陣形出現,手中的轉盤槍對著這一連人一通橫掃,爽!
             敵人立刻又派了一個連企圖連續進攻,這時候,志愿軍的迫擊炮發言了。不多的炮火用在了關鍵的地方上。圍著這個堡壘,志愿軍打出了一道火墻,敵人的連續攻擊就此破產。
             也就是在同一個時間,崔建功師長和前面的團指揮部與各陣地確認后發現,沒有一個陣地向敵方派出小分隊……
              這個,沒人派出小分隊,難道是上甘嶺的炮火太強烈,某網絡神人穿越了?那時候可沒這個詞。
              當天夜里,團里師里都派出了通信員前去聯絡,可是對方的照明彈打得前沿陣地和白天一樣。美國人堡壘和志愿軍陣地之間用炮火打成好幾道封鎖線,通信員全部犧牲。再繼續派人已經沒有意義,于是這個陣地被標注成了無名陣地。
             美國人也反應過來了,首要任務是除掉自己嗓子眼里的這根刺,否則,自己的部隊一集結,就等著給人當靶子。
             第二天,六架飛機掩護一個連的敵人攻了上來。六架飛機瘋狂肆虐,可是這個堡壘是美國人自己修的,很是堅固,狂轟濫炸沒什么作用。而在炮火的縫隙中,可以看到一共有五個志愿軍戰士的身影在閃動,在同百倍于他們的敵軍在作戰。
             志愿軍的炮火也沒閑著,在堡壘的周圍也打出一道火墻,敵軍部隊照樣被鋼雨嚴重殺傷。炮火密度之大,以至于有一發炮彈竟然撞在了美國人的一架飛機上。可以把坦克砸成癱瘓的榴彈炮彈落在了飛機上,可以想象一下這是多么壯觀的景象。
             隨后一天,槍聲仍然不斷,直到10月28日。在無名陣地上的戰士,就這樣孤軍戰斗了四天四夜。這四天,成了十五軍非常重要的四天四夜,十五軍緩過來了。
             這五位英雄的功勞是相當的大。第一天他們剛剛打了第一仗崔建功就說他們要記特等功,何況他們還遲滯了敵人的進攻四天,但是也不適合把他們上升到上甘嶺戰役的關鍵點的高度。上甘嶺總的來說是美國人猜中了開頭,但沒有猜中結尾。戰役起始階段,美國人成功的欺騙了志愿軍的上上下下,但是十五軍上上下下的浴血奮戰給志愿軍爭取到了修正自己錯誤的機會,然后十五軍自己也一戰成名,從二流部隊一躍而成為頭號主力之一。
             10月28日,我某團四連排長田丙辛帶兩個班的部隊沖到了無名陣地。
             出現在田丙辛排長面前的首先是堡壘外面的三位烈士遺體。一位烈士的遺體保存較好,躺在鴨絨睡袋里面,應該是犧牲較早,被其他烈士安置在睡袋里面;第二位烈士躺在一堆焦土邊上,身上的新棉衣已經被炮火撕得粉碎,子彈早已打穿了他的雙手,而手里還有一顆手雷;第三位烈士的遺體在稍遠的地方,周圍敵尸重重疊疊,手指上是手榴彈線圈。
             走到堡壘的門口,第四位烈士的遺體在堡壘門口,身上傷痕累累但沒有致命傷,懷里抱著一根爆破筒;滿懷希望的田排長看到了第五人跪在射擊孔邊上,怒目圓睜,手指還扣在機槍的扳機上。走近才發現,這位烈士也犧牲了。
             環顧后發現,這是一個美軍營級指揮所,沒有敵人進來的跡象。也就是說,五位烈士犧牲后,聯合國軍并沒有敢打進這個堡壘來看一下。堡壘周圍,敵人還有二十多具尸體沒運下去。堡壘里面的兩位烈士都沒有致命傷,很可能是被渴死的。
             想想坑道里是何等的艱苦,送蘋果進坑道就有二等功,何況孤立在坑道前面好遠,和后方沒有任何聯絡的無名陣地;從另外一個方面我們也能看到美軍不是紙老虎,一個營級指揮部,就可以堅固到在美國人自己的炮火中幸存下來;第三個方面無名陣地的志愿軍基本上是用美國人的裝備打的這幾天的戰斗。我們經常說要是志愿軍有了美國人的裝備朝鮮戰爭會打成一個什么樣子,那現在大家看到的該是一個現實的例子,五名志愿軍烈士,死傷在他們面前的聯合國軍何止于百倍。
             根據情況分析,應該是五位烈士隨增援部隊到了陣地上,但是在如此猛烈地炮火下,夜間地形地貌和白天差距太大,他們沒能找到坑道,卻一路深入了敵軍陣地。正好趕上了美七師和韓二師換防,這個指揮所被放棄了,于是五位志愿軍就潛入了這個堡壘。而且他們很沉的住氣,一直到敵人的第二梯隊集結完畢,才一通猛揍,在聯合國軍的嗓子眼深深地扎了一根刺。
             已經不能接回自己的戰士,確認烈士的身份就成了大問題。從發現的遺物看,五位烈士不止一位識文斷字,可是他們都沒有留下自己的名字和部隊的番號,僅在一位烈士身上的布片上,發現了“山西省”三個字,推測是來自十五軍前身——當年九縱的老戰士。由于上甘嶺上的部隊編制多、變動大、傷亡重,這五位烈士的身份竟成了一個永遠的謎團。
             個人推測,他們也許是十五軍軍部警衛連的戰士。首先頭一天晚上,秦基偉把自己的警衛連派上了陣地;其次,五名烈士不止一人識字,有的還能寫筆記,這個文化素質不低,一般的連隊比較難達到這個高度;第三,這五名烈士的仗都打成精了,看咱們前面的敘述,打得非常漂亮,軍事素質極為優秀,符合軍部警衛連的身份。
              五位烈士留給我們的話,筆記上有這么一段“吃的是美國餅干,用的是美國槍,打的是美國子彈,消滅的是美國狼。”給我們印象最深的是這句話,烈士把它深深地刻在了堡壘一邊的石壁上:中國人在此
            《中國人在此》一文的來源是鄭大藩當年寫成卻未能及時發表的幾篇文章之一。鄭大藩是誰?就是發掘了邱少云的那名記者,要不然邱少云就是二、三等功了(邱少云的遺骸是按照一般功臣在朝鮮安葬的,成了英雄后來才被送回國)。所以,我想他寫作的東西可信度還是足夠高的。《偉大的戰士邱少云》于1952年被新華社播發后,鄭大藩當月接受15軍政治部的委托去采訪先進事跡,接受任務不久,還沒搜集很多資料就負傷。傷好之后被調到東線,忙于東線的相關報道,而十五軍1954年回國,寫成的文稿就被擱置起來。
         他則在1955年回國,這些文稿就在他那里陪他到1981年離休。大約1990年前后,他把這些文稿發表在了地方文史資料上,這就是我看到的來源。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木牌子上寫著:中國人民志愿軍在此,非請莫入
        
      • 乘風破浪
      • 發表于:2019/5/21 2:00:19
      1. 沙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該作者
      向偉大的、英勇的志愿軍英雄致敬!向睿智的、英雄的十五全體官兵             致敬!!
      乘風破浪會有時  一夜飛渡夏威夷
        
      二維碼

      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

      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
      加入簽名
      Ctrl + Enter 快速發布
      婷婷五